□晨報記者 姚克勤
  昨天14時,上海交通大學附屬兒童醫院新生兒病房內,2歲半的妮妮(化名)睡得正香。47歲的趙耿源把臉貼在無菌病房的玻璃上,望著女孩香甜的睡顏,嘴角浮起一絲微笑。
  趙耿源是靜安公安分局的一名普通警察,但與兒童醫院的5名棄嬰結下了不解之緣。2年來,他費盡心思幫助4名棄嬰回到家人身旁,與親人團圓,如今孤零零的妮妮成了他的一塊心病。這名5個孩子的“警察乾爹”說,今年父親節的最大願望,就是妮妮的父親能儘早現身。
  棄嬰父母都是外來人員
  趙耿源從警已有25個年頭,身材敦實、滿臉帶笑的他在派出所里是出了名的老好人。他和5個棄嬰的故事,還要從2年前說起。當時兒童醫院聯繫警方,希望通過警方為棄嬰尋親,江寧路派出所便安排原本負責治安管理的趙耿源接手這一額外任務。
  “說實話,尋親一點也不比破案容易。”趙耿源說,由於孩子的父母都是外來打工人員,流動性大,找起來難度也大。2歲的王浩軍是趙耿源最喜歡的孩子,大眼睛,白皮膚,見人便笑。孩子走路有點跛,是2009年一次意外導致的後遺症。當時王浩軍的母親樊某帶他出去玩,不料跌倒受傷後滿頭是血,不僅昏迷不醒,還不停抽搐。醫生診斷孩子是顱腦外傷、蛛網膜下腔出血,聽到高額的治療費用後,樊某馬上沒了蹤影,手機也停機了。
  趙耿源通過各種方法尋找樊某,但樊某就像是人間蒸發一般消失了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趙耿源偶然在查詢外來人口信息時,發現樊某的臨時居住信息——普陀區古浪路某號。趙耿源馬上駕車前往,發現這是一處大型摩托車配件城,分為7個工作區和2幢生活樓,攤位多達數千家。趙拿著樊某的照片挨家挨戶讓人辨認,連續找了一周,最終無功而返。
  去年8月,趙耿源在外來人口信息查詢系統里,發現樊某的臨時居住信息更新為桃浦地區的一家理髮店。趙耿源如獲至寶,前往該處,終於找到樊某。當他開口詢問:“你認識王浩軍嗎?”樊某獃了十幾秒鐘,眼淚刷刷地流下。樊某說,因為籌不到治療的錢,她數年來一直不敢回醫院。當樊某得知孩子經過治療已經康復後,在警車上哭成了淚人。當晚,王浩軍在久未謀面的母親陪同下離開醫院回家,臨走時,王浩軍抱著趙耿源的大腿久久不肯放手。
  妮妮成科室最大齡兒童
  如今,5個孩子中,4人已經回到家長身邊,唯獨讓趙耿源放心不下的就是2歲半的妮妮。妮妮的母親名叫阿雲,懷了一對雙胞胎女兒。懷孕時,阿雲因盜竊罪被監視居住,在監視居住期間,阿雲在家中分娩產下妮妮的姐姐,然後被聞訊趕到的救護人員送往醫院。在醫院里,妮妮出生了。妮妮的姐姐因身體虛弱不幸死亡,但妮妮卻頑強的活了下來。
  妮妮的母親分娩後強烈要求出院,而妮妮的爸爸稱去籌錢繳費,一去便不復返。在醫生的精心治療下,妮妮健康狀態已恢復至良好,體重也和同齡人完全一樣。“我按照妮妮父母當時填的地址,聯繫了當地派出所,經過查詢發現,妮妮的母親甚至連自己的戶口也沒有辦。”趙耿源告訴記者,他輾轉找到了妮妮的阿姨,但對方說沒有妮妮父母的聯繫方式。
  目前,妮妮已經是兒童醫院新生兒科年齡最大的住院兒童。“我們這裡接收的嬰兒都是不超過28天的,床都很小,為了妮妮特地安裝了一張大床。”護士說。
  孩子來電叫“警察乾爹”
  趙耿源說,由於妮妮沒有戶口,無法辦理註射疫苗的卡,所以無法將妮妮帶到室外,只能將妮妮終日隔離在無菌病房裡。“我一般不進房間抱她,擔心她受到外界細菌的侵害,大多數時間我是隔著玻璃望著她。由於妮妮周圍沒有同齡人交流,護士因為工作忙也沒法經常和她說話,因此妮妮的語言能力和同齡人相比非常弱。由於沒有人訓練妮妮上廁所,因此她現在還在使用尿布。”
  由於妮妮長得像個洋娃娃,不少愛心人士想收養她,但在趙耿源看來,收養之路非常難走。“雖然我們找不到妮妮的父母,但妮妮的阿姨還在,她因經濟窘迫無法來滬接妮妮,我們無法將妮妮送入福利院,也無法進入正常的收養程序。”趙耿源說,這就像一個僵局,但隨著時間的推移,最終受傷的卻是無辜的孩子。
  在父親節前夕,不少已經回到老家、和親人生活在一起的孩子給趙耿源打來電話,叫他“警察乾爹”。開心之餘,他也有些惆悵:“畢竟還有一個孩子沒找到歸宿呢。如果妮妮的父親能夠出現,這就是給我最好的父親節禮物了。”  (原標題:“警察乾爹”父親節願望:棄嬰生父現身)
創作者介紹

地中海

jgeuw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